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» 实验文化 » 美文鉴赏
【散文随笔】“马打滚”汤圆的年味记忆
  字号:[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    正月初三,值守单位三日的我休息下来,趁着节日的空挡放松心情,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品味着新购得的小说。

敲门声响起,年迈的老爹(公公)一如往日,出现在门前,乐呵呵地提着一包沥干的汤圆粉。四岁半的女儿吵着要吃“马打滚”。小小要求竟触动了我,思绪飞回千里以外的家乡。有关“马打滚”汤圆的一幕幕在就地过年的新春这一特别时刻越发清晰起来...

汤圆汤圆,团团圆圆!在恩施老家,吃汤圆成为春节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。我们土家人除爱用米酒煮汤圆,更钟情“马打滚”汤圆。不止在春节,甚至于插秧季,吃“马打滚”也是常事。“马打滚”汤圆,即拳头大熟透的汤圆在拌了白糖和熟碎的黄豆面滚上一圈,如社饭、油香儿、糍粑等,是土家人独创和钟爱的传统美食。

年少时,故乡的几百亩农田常年种植水稻(如今已为茶乡),父母亲经常与乡里人换活,待特别要好的邻家水稻全部插完后,才轮到打理自家的秧田。在插秧季,为庄稼人制作“马打滚”汤圆成为独特的待客之道。

插秧前几日,稍有闲暇的母亲就提早忙上了。从家中存粮中撮出十来斤糯米配上两斤粘米,加水用力撮白淘净,泡上个一整天。父亲将灶屋角落里于水缸边放置许久的石磨清洗干净,母亲添米加水,父亲推磨打浆。泡胀的米在圆磨咯吱咯吱的旋转声中,化为浆液自磨缝中滴落。父母商量着家事,年幼的兄妹俩在旁边追逐嬉戏。磨好的米浆用细密的包袱布(纱布制成)包起来,四个角两两对折,系在扁担上,一头放于木梯,一头搭在压上大石头的板凳靠椅上。经过一夜的渗漏,浆液沥成半干,汤圆粉料就制成了。而制作甜糯可口的“马打滚”,这只是第一步,香甜的黄豆面必不可少。那会儿,家里自产本地小黄豆,颗粒不大,籽儿却极饱满,是用连盖(一种打豆子的工具)在不平整的泥土场坝打的,黄豆中总是夹杂着石粒。母亲利用水的重力作用反复震荡淘净,待大铁锅烧烫,倒入豆子,将水汽烹干,然后慢火翻炒,屋子瞬间响起丁丁崩崩的炒面声。约莫半小时,细小的豆子脱了水皮翻肉裂,丢一颗入嘴,嚼起颇有“咯嘣脆”之感--黄豆可以出锅了。盛入小簸箕,冷却10分钟回水,就可用大磨加工成粉了。磨碎的黄豆面清香扑鼻,再拌上大把白砂糖,美味异常。

插秧的日子如期到来。我们一家人早早起了床,泡茶的泡茶,扫屋的扫屋,揉面的揉面。母亲生起柴火,烧上一大锅开水,将汤圆面于砧板上反复揉搓成形增加汤圆粉的韧性。不一会儿,清晨赶来帮工的伯伯、伯娘、叔叔、婶婶陆续到场,女人们齐动手,掰下汤圆粉于手心成形,捏出凹坑,再揉成拳头般大小的团儿,慢慢滑入早已汩汩冒泡的沸水中。密实的生汤圆沉入锅底,加大猛火,约莫十五分钟,汤圆皮吸饱了热量,一个个像胀气的圆球,慢慢从锅底浮至水面,清澈的汤圆水也变浑浊了。大伙翘首以待,围观在这热气腾腾的灶台前谈笑风生。母亲将煮好的汤圆沥水,丢入拌好白糖、黄豆面的铁盆中,摇上几圈,雪白的汤圆瞬间如镀满粉的金蛋,散发诱人的香味,令人垂涎三尺。咬上一口,化在嘴中,特有的香糯爽口令人欲罢不能。吃上个四五个是常态,七八个也不嫌多。大家或坐或站或蹲,共同享用着这一特殊的农家宴,兴致勃勃商议着插秧活路的分工。香甜的“马打滚”,成为插秧季的美食特色,赋予辛劳的庄稼人满满的激情与活力。

农历新年正月初一,吃“马打滚”汤圆更是令人神往。每逢此日,前来拜年的姑姑们一到家,就吵闹着要身为长嫂的母亲煮“马打滚”吃。母亲急忙端出早已备好的食料,姑姑们齐上阵,添火的添火,揉面的揉面,捏团的捏团,欢声笑语,好不热闹。“马打滚”煮熟了,如往常一般在黄豆面里滚上一圈落入每个人碗中,贪心的可再舀上两大勺黄豆面,意犹未尽的再加上一碗。舌尖上的美味,试问哪个土家人不爱?孝顺的父亲总是催促说:“奶奶爱吃,先给她老人家端去!”年幼的我双手捧着瓷碗,小心翼翼地送到年迈的祖母手上,祖母品着汤圆,邹巴巴的脸上瞬时散成了一朵花。

今年,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,我和家人选择了在就地过年,而不能吃上母亲亲手做的“马打滚”便成为异乡遗憾。老爹送来汤圆粉,激起我欲做“马打滚”弥补自己的念头。主厨丈夫别出心裁地要给锅中翻炒的黄豆加入核桃仁、黑芝麻,而混合的黄豆面却是苦涩味道,彻底抹掉了黄豆炒面该有的清香。我忍不住向母亲吐槽,母亲支招道,“不要加杂七杂八的东西,就是小黄豆,小火慢炒!”第二次,丈夫拿出不到黄河心不甘的劲头,终于成功磨制出香喷喷的黄豆面,赋予我“母亲的味道”。四岁半的女儿如我一样,成为“马打滚”汤圆的忠实粉丝,钟爱程度于我更甚。看着她大快朵颐的模样,我不禁忆起了曾经的青春年少...

或许,是因为孩子血管里流淌着我一半的血液,耳濡目染与我志趣相投;也或许,是疫情期间滞留湖北恩施的经历让她爱上土家人的传统味道。但我坚信,等孩子长大成人,她的记忆里,不仅有“马打滚”汤圆的香甜,更有土家人的善良与纯真。我要继续将这份美好传承给下一代、下下一代,永世镌刻这份故乡赐予的香甜!

图   土家族人“马打滚”汤圆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